此刻正是月挂西空的戌时,天地笼罩在初冬的冰寒之中。

茫茫漠北早已百草凋零,北风呼啸,寒冬来得比往日更为严酷。

数十里之外的九侯山庄,油灯静静地燃烧着,装点着这座庞大而肃穆的庄园。

贵族们的房间中燃烧着熊熊的碳火,与庄园外裸露的天空相比,屋内是一片暖融融的氛围,让人昏昏欲睡。

盘膝坐在木榻之上的绝美少女,那雪白得几乎透明的薄薄眼皮,轻轻地动了动,倏然睁开双目。

“小姐,您醒了?”侍奉在其身侧的紫萝,诧异于芈雪赋的异常。

“北方有异动。”芈雪赋澄澈的双眸,投向北边的方向。

推开小窗,呼啸的北方扑面而来。

她听到北方数十里外的地方,似乎有闷雷般的异响。轰隆隆,仿佛什么东西正在积蓄能量。

紫萝凑了过来,“什么都没看见啊?”

话音刚落,地壳忽然一阵震动,仿佛有一头上古巨兽正缓缓地从地底深处苏醒,它扭了扭腰身,大地便是轰隆隆一阵响动。

低沉的轰隆隆之声不绝于耳,这种声音,通常是发生了山体崩塌,或是大地震动才会出现的异响。沉闷的响声似乎绵延了数十里。

“出事了。”芈雪赋转身抓起挂在墙壁上的长剑“霜鸣”,一旋身便飞掠而去。

刚掠至门口,便看到一道青色的天光拔地而起,穿过云层,直透天穹。将灰暗的冬季夜空照得一片骤亮。

芈雪赋微微眯起双眼,向着北方所在望去。

矗立在荒原之上的那座巨大的北方基地的山体,就像一只被劈成了两半的怪兽,在发出阵阵惊人的轰鸣之声之后,缓缓地向两侧坍塌而去。

而在山体的正中央,一团青色的光球猛然拔地而起,宛如星芒冲天般瞬间喷薄而出,转眼便飞至极高的高空。

……

巨大的山体分崩离析,而其正中央裂开了一个口子,一道强悍得几乎要穿破天际的青色能量从山体的正中央喷薄而出,狠狠地飞掠至数百米高的高空之后,其冲击的势头才缓缓停止。

强大的真气从青色能量扩散开来,在一道道震撼的目光中,直冲天际!

那不是一团青色能量,那是一个人!

准确的说,那是夏归。

月光之下,一道道青色的气流烘托着他的身体,一股股汹涌的能量在丹田里流淌着,令人窒息的威压自他周身缓缓扩散开来。无边的能量托着他,让他一口气窜到了数百米高的高空至,最后随着空气的热流,顺流而下,慢慢地降落在坍塌山体翘起的一座尖峰之上。

嗖嗖嗖!

与此同时,数道身影从落石中心掠出,一瞬间也是攀上了裂开的山体顶部。

乱石滚落、天地轰鸣。

谷立和他的四名涌泉境手下,终于狼狈地站定了身子,目光惊恐地望着落在高峰上的少年。

谷立万万没有想到,数人合力向夏归发起了致命的一击,却被一道奇异的青色的光幕挡住了。

在这光幕的保护之下,夏归不断突破,身上的修为也是节节暴涨,其攀升速度太过恐怖!僵持片刻之后,强悍的真气从这小子周身爆出,竟将整座山体震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而这小子化作炮弹笔直地飞了出去。

“混蛋……”谷立盯着上空中那道人影,咬牙切齿道。

“大人,他突破到潺溪境了!”一名涌泉境的修行者抬头望天,眼神中满是震撼。

他曾听说从涌泉境突破到潺溪境是相当困难的。许多人需要三天三夜的时间,再辅以大量灵丹妙药加持,方才有足够的把握。但这小子,竟然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瞬间突破了!

谷立的脸色一片铁青,他桀桀冷笑着。

最大的可能,这是夏归炼化神血之后获得的好处。

“小杂碎,你把神血炼化了?”谷立紧盯着上空的那道人影,从牙缝中狠狠挤出几个字。

目光缓缓从谷立及其走狗身上扫过,夏归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他不急不缓地答道:“拜你所赐。”

谷立紧盯着夏归,眼角一跳。

此刻,夏归身上涌动着澎湃的能量,汹涌充盈,比起先前,强大了数倍不止。他已进入了当之无愧的潺溪境,虽然是潺溪境初阶,但是跨越性的突破了。

其实,在石室之中,重明鸟释放的能量,他只吸收炼化了一半。

如果能把剩余的另一半吸收完毕,他可以直接跃进道潺溪境中阶。只可惜谷立等数人联手发起攻击,他没时间慢慢消化了,在攻击到达跟前的最后一刻,夏归准备放弃那部分能量。

就在他即将放弃多余能量的时候,异常的情形出现了。嵌在他胸前正中心的神血,忽然迸发一丝金色的光芒,紧接着,神血四周形成了一个金色旋涡,将所有尚未吸收的能量卷入了神血之中。

能量,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损失,都尽数被储藏到了神血中。

“谁杀了这个小子,算是头功!”谷立低声道,“我会在鬼侯面前好好地褒奖此人的功绩!他就是下一届北方基地的负责人!”

谷立说的这句话,似乎并没有什么号召力,四名涌泉境修行者竟是无人响应。

脚下,整座基地已经从中央部位裂开,道道石门洞开,大量的实验员和受试者从基地中逃了出来。一些被困在甬道中的人,开始不断找路往外爬,不少有修行的实验员和受试者已经断断续续地爬到了山坡之上。

整座基地之外,一片鬼哭狼嚎之声,惨不忍睹!

如今这惨状,还有什么下一届基地负责人!

“大人,属下还是,先前去通报武焕公子吧?”另一人请示道。

现在这个局面,已经算是完全失控了,早点上报领导,或许能够将功补过。

谷立不置可否,眼角闪过一丝杀气。他不动神色地扬起右手,一道黑灰色的真气倏然而出,直接窜到了此人的后背。

砰!

强大的气流在瞬间释放而出,凶狠的真气拍在了此人的后背,顿时将其脊椎击断。此人暴吐一口鲜血,委顿在地,不省人事。

谷立收起手掌,阴狠狠地道:“任何人都不准离开!今天的事,你们谁敢往外多说一句,下场就跟他一样!”

那些逃出生天的受试者和实验员,看到眼前这一幕,吓得不敢动弹,只得乖乖停留在原地。

Ps:不知不觉写到此处,夏归终于可以大展神威,出一口被压抑了222章的恶气了。这口气着实憋得太久!让夏归的爆发来得更猛烈吧,也希望你们的收藏、推荐票、评论随着夏归的破土而出,一同向着至高点爆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