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是叶天了,就是二哈自己都愣住了,别看的它之前表面上一副淡定如狗的模样。

其实它内心早就慌得犹如一只老狗了,尤其是叶天击向自己头部的时候,更是吓得它直接闭上了眼睛。

虽然它一直说自己是什么混沌先天神兽,牛掰的一笔,可是这只是脑海中的一丝丝印象而已,鬼知道这是不是自己所作的梦?毕竟自己好像沉睡了很长的时间来着。

”哈哈哈!怎么样?本尊没有吹牛吧!“

确认自己并没有受什么伤后,二哈两只狗爪子叉在腰间,很是得瑟的看着叶天说道。

那得瑟的模样要多贱就有多贱,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看得叶天都恨不得再使出全力给这人模狗样的家伙一击必杀算了!

叶天只好先把自己的脚,从二哈的狗头上拿了下来,说实话,他是真没想到对方的狗头竟然这么硬,别看他没什么反应,其实他的脚早就被对方的狗头给震得麻痹了。

”看不出来啊,不过这还不足以说明你所说的就是真的了,这只能足以说明你的肉身的确比一般的普通妖兽强那么一丢丢而已。”

“而且刚才那一脚我并没有使出全部的实力,除非你再站着不动,让我使出全力再攻击一次,我才相信你所说的话!“叶天不甘心,于是又开口接着忽悠着道。

听到这话,二哈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起来,它虽然有点憨憨,可是并不代表它傻啊。哪有人一直喜欢让人打的?

虽然它不是人,可是它也同样不喜欢被人打啊。

它又没有受虐倾向。

“虽然本尊不是人,可是你是真的狗啊!”

“真以为本尊傻吗?会一直站着不动让你打?而且你信不信关本尊屁事?”二哈对叶天怒吼道,它感觉到叶天把自己当成傻子了

嘶!

闻言,叶天不由倒吸了一口气,他不明白,这刚刚还很憨憨来的狗子怎么说变就变了,竟然能想得到这个层次的问题。

“难道是自己刚才的那一脚,把这狗子给踹得脑子开窍了?”

“要不也给自己来一脚试试?”

想不通的叶天,这时忍不住这般想到。

察觉到自己竟然有这种想法不可思议的想法,叶天急忙摇了摇头,同时更加的确定了。

憨憨的确是会传染的,不然自己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奇葩的想法?

抛开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不由对二哈回怼道:“虽然我不是真的狗,可是你绝对不是真的人啊!”

说完不给二哈回怼自己的机会,又开始自导自演,道:“我为了你付出了那么多,你竟然这么说我,唉,看来最终还是我一个承受了一切啊!”说完,叶天还特意寄出了两滴眼泪,真可谓是见者流泪,闻者伤心啊

额……

二哈被叶天的自导自演给搞得不由一楞一愣的。

不由想道:“这怎么还哭上了!难道真是的是本尊误会他了?这人是类真的在为本尊着想?”

看着还在卖力表演中的叶天,二哈不由觉得自己是不是太东西了?

“那……那个人类,别哭了。”

“本尊再让你打就是了!”

越是这么想,二哈越是觉得自己真的是太狗了,于是便对叶天开口说道。

“嗯?你说什么?

闻言,叶天停止了表演,假装没有听清楚道。

“本尊说再给你打一次!”

“不过,事先说好,就这一次了!”

二哈还以为叶天是真的没有听清楚,还特意的强调了一遍。

这次假装听得很清楚的叶天,满是激动的开口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真的可以让我再打一次吗?”

见叶天满是激动的模样,二哈更加的确定了应该是自己想多了。

这么好的人类怎么可能会忽悠自己呢!要是这都是对方为了忽悠自己,从而表现出来的假象,那未免也太可怕和无耻了!

这样想着,二哈露出一副很确定的神色道:“自然是真的,本尊一口唾沫,一口钉!说话算话!”

“来吧!赶紧的,使出你的全部实力,狠狠的打!本尊绝对不会躲的!”说完,二哈还摆出一副,你尽管来的姿势,仿佛是在说:“你要不打,就是看不起本尊似的。”

闻言,叶天不由心中一笑,暗道:“这憨憨终于上当。这要是在一万年前的和平时代,自己这演技不管怎么说,也应该能拿一个那传说中的奥斯卡影帝奖吧?”

心中虽然是这么想的,不过表面上还是一副演技的模样,道:“那我就开始了,你小心了!”

说完,不给二哈回话的机会,双脚用力一蹬,爆发出全部的实力,用极快的速度向对方袭击而去。

这次连残影都看不到了,只能听得道耳边传来一阵阵的破空之声,格外的刺耳!

“卧槽!”

见前一秒,还是一副被冤枉无辜模样的的叶天,一刹那就来到了自己的身前,吓得二哈瞬间就爆了粗口!

只见叶天来的二哈的身前后,掌心握成拳,就再次向着二哈的头部狠狠的轰去,连着空气都开始扭曲了起来。

可见这一拳的威力有多么的可怕!

然而就在叶天的拳头离二哈的头部不到毫米之时,叶天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一块又长又红的砖头!

正是之前帮助何双儿,击杀那头平头哥所用的那块砖头!

轰隆!

一声巨响响起,犹如雷鸣一般,在这片区域之中回荡着。

顿时黄沙飞扬,黄风作响,漫天黄沙在空中起舞。

黄沙又再一次把一人一狗掩盖而住。

少许,待漫天消散。

只见原本二哈所在的位置多出了一个巨型大坑,长足足有几米深,宽最起码五米长!

由此可见,叶天的这一击有多么的恐怖了!

只见叶天纵身一跃,便跳进了巨坑之中,他一眼就看到了那只二哈。

此刻的二哈状态正口吐白沫的倒在地上,头部还起了一个比它的狗头,还要大的包,期间还不停的翻着白眼,狗腿更是间接一抽一抽的,那模样仿佛随时都会挂掉一般。

叶天走上前,用脚在它的狗头上踢了踢,道:“狗子,死了没有?”

然而对于叶天的话,二哈并没有丝毫的反应,犹如死狗一般躺在地上一抽一抽的。

见此,叶天只好抓住它的一条狗腿子,向着坑外双腿用力猛地一跃,便跃了出去。

对于这二哈,叶天隐隐约约已经猜到是从哪里来的了。

之前被那个神秘的空间送出来之前,他好像隐隐约约之间看到了有什么东西也跟着自己被送出来了。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想必就是这憨憨的二哈无疑了。

不然他实在是想不出,在这荒芜人烟的秘境,怎么可能会凭空出现一头二哈了。

这也是根据叶天刚才从二哈的口中的话所分析得来的。

不先不说对方所说的自己是什么混沌先天神兽。

光是对方,明明只不过是一只解锁境修为,却能开口说话和能拥有着不下于命轮境修为的速度跟其不可思议的抗打能力而言,就足以表明了它的不平凡了。

再加上叶天之前所看到的那些画面,没准这二哈,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也不一定。

当然了,叶天也并没有全信了。

毕竟对方也说过自身已经失忆来着,谁知道是不是在胡说乱语呢?虽然这种几率很小。

从巨坑上来之后,叶天叫了半天,对方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

叶天不由脑中一闪,走到一边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一个白色的瓶子。

不一会,便响起了一阵阵的流水声。

很快,叶天就走了回来,同时手中还拿着一瓶充满黄色液体的水,在二哈的身前蹲了下来。

只见叶天一边捏着自己的鼻子,一边把瓶子中的物体倒向了二哈的脸上。

“咳……咳……”

一阵像是被水咽到的咳声响起。

“本尊这是在哪?”

很快,二哈便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开口说道。

“你醒了?”叶天道。

听到这话,二哈看向了一旁的叶天,露出了疑惑的表情道:“嗯?你是谁?”

闻言,叶天不由一愣,随即开口问道道:“你不记得我是谁了?”

听到叶天的话,二哈也是一愣,然后疑惑的开口问道:“我们认识吗?我好像忘记了很多的东西。”

听到这话,叶天楞了一下,随即便反应了过来。

这是被自己给打得失忆了啊!

这是又到了考验演技的时候了啊!

叶天先是快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随即露出满脸的关怀之色,对着二哈说道:“二弟!我是你大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