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

平时,豆豆都是在阿烛的抚摸下起床的,今天则被活生生吓醒。它魂还在床上,身子已猛地跳下床,转了几个圈圈以为有危险,最后才望向阿烛。阿烛慌忙穿上衣服,一边穿鞋一边念叨。

“完了完了,起床起晚了。豆豆,我们得加快速度了。”

豆豆汪汪两声,催促着阿烛快些洗漱。头发随意一扎,豆豆和阿烛跑去食堂,自从龙丽姐上次给阿烛鼓劲后,她就预定了一包鸡爪。掏出银子,阿烛多给了一些,她其实不是那么大方的人,给钱的时候也有些心疼。可一直以来,大叔很照顾自己,自己不在的时候都是他在照顾豆豆。豆豆三个月的饭钱,这些差不多。

看着手里的银子,大叔倒不在乎,只是极为高兴的低声道:

“知道感恩的孩子,配得上我为你准备好一切。”

阿烛去冰库里拿鸡爪,去后厨时,里面专门有一个小竹筐,里面辣椒花生皆有,都很新鲜。阿烛可以看出来,这些都是上好的食材。她没有立即用,而是去找了大叔,确定自己能用才鞠躬回去,开始独属自己的忙碌。

鸡爪上有一层薄薄的冰,需要放置一会,阿烛就开始切辣椒,开始洗坛子。她要泡很多,这样能分给很多人,但主要还是给夏萧吃。

山腰,夏萧找到胡不归,坐下后谈论起至阳之气的事。

“至阳之气我也曾听说,以前我的教员为我讲起过,它就在学院。”

“哪儿?”

如果就在学院,那也太好了,不用四处乱跑,甚至今天那中午就可以进行。

“第七十八号山峰。”

学院四周群山密布,说起第七十八号,夏萧还真不知道是那一座。在其面露难色时,胡不归道:

“一会我去处理一下山麓的事,正午你带着上善来,我们一起去。”

“那就多谢前辈了。”

夏萧准备告辞,胡不归每日事很多,没空一直帮自己。可他走出几步,又停下脚步,脸上有些犹豫,可还是问出。

“前辈,你觉得用至阳之气撕开体内空间这种事符合逻辑吗?”

“你怀疑她?”

“只是有些不相信,她像个疯子,我也不知道她究竟要做什么。虽说将恶鬼消除是有好处,今后她的脾气可能会有改变,但我怕她解开约束后暴露本性。她体内有着神遗之气,还有极强的破坏力,我不想让学院有风险。”

学院没有拒绝让上善留下,夏萧已经很感激了,可要是她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来,夏萧心里肯定过意不去。而且那神遗之气,令胡不归和夏萧清楚,学院并非无坚不摧。

抚摸白须,胡不归想了想,道:

“这种事难以预测,走一步看一步吧,到时我们多多注意就好。她苏醒时间不长,估计还没把神遗之气吸收完。”

夏萧点头,他主要是想给前辈先说一声,有些准备。

“麻烦前辈了。”

“客气了,回去做准备吧。”

夏萧走的很快,他想告诉上善和晓冉这个好消息。这个消息确实值得高兴,现在往学院外跑,都成了一种负担,令人心情沉重。反而待在学院,去哪座山都行。

山麓,阿烛清洗鸡爪,剪掉指甲,先在清水里将其煮熟。坐在小板凳上,阿烛为灶里添柴,安静的等待几分钟。

“很认真呀。”

食堂的大叔是个人高马大的男人,脸红脖子粗,是大款也是伙夫。他站在阿烛身后,看她对食材的把控,还算不错,起码没有很多年轻人浪费的通病。

“因为是做给他的。”

“夏萧那小子真有福气,有你这么乖的丫头惦记着。”

阿烛一被夸,便害羞起来。她怕到时候自己被拒绝,所以说:

“也没有啦,他身边有很多女生,我谁都比不过。”

“其实他身边男生也不少,只是你吃醋了,才只在乎女生。”

阿烛嗤嗤的笑,说得也是,等她反应过来,连忙哼唧。

“大叔你快去休息,一会你又要做午饭了,这里我来就好。”

“好好,不打扰你,给你留了几个爱你的肉包,趁热吃。”

大叔端来一个盘子,放在一边,阿烛还是**惯,先说谢谢再鞠躬。她给豆豆掰一半,吃了些后捞起鸡爪。它们必须煮熟煮透,否则会有一股鸡屎味。嗯……那个味道,在她山村里都用这个词形容。

鸡爪要放进冷水里,这样能让肉质紧一些。等冷水变温,就放进下一盆早已准备好的冷水里。等其彻底凉下来,才放进坛子。剁椒加上泡菜水和凉水,只用将鸡爪泡半天,便能入味,那种味道,想想就不错。

密封好坛子,阿烛开始剥花生,这些都是生花生,各个饱满,她吃几颗,给豆豆喂几颗,动作逐渐慢下来。只要鸡爪泡好,后面的就快了。她只要将东西准备好,其他的晚上临时炒好就行。

阿烛不知道夏萧中午是否有事,可觉得中午去找他不好,那家伙时间观念强的吓人,恨不得将自己的每一秒都安排上事。中午去找他肯定耽误时间,所以晚上的时候正好。阿烛一边夸自己是个小聪明,一边将东西准备好。

“大叔,我先回去修行会,下午再来找你。”

“中午别忘了来吃饭。”

“好嘞。”

“包子吃完没?”

“吃完了。”

“你慢点,不急这几分钟。”

大叔看阿烛火急火燎的,发自内心的笑了。他突然觉得有个女儿挺好。再过两个月,这一届学生就结束在山麓的一年生活。他们要么上山腰,要么离开,不管那种结果,他都能休息三年。这三年时间,足够造个女儿出来。想想就美滋滋,但是得像阿烛那么活泼可爱才行,冷冰冰的不好玩。

阿烛在池塘边修行,她不知道夏萧曾在这里长坐,只是觉得这里安静。她一个人在这里坐到中午,夏萧也修行到正午,才和上善晓冉一起出门。

站在客厅,夏萧催了起来,极为无奈。

“上善,你稍微快一点,我提前半个时辰就说走了。”

“别急,我来了!”

拉开门,夏萧看上善的装束,愣了愣。

“布料也太少了吧?”

上善穿了个裹胸装,下身还好,是条长裤。这种穿搭夏萧见过,可晓冉没有,但看起来很性感。

晓冉虽说觉得好看,可自己肯定不会穿,而且这种猩红色,她驾驭不住,她适合淡色的裙子,才搭头上的青藤白花。

“少吗?我觉得挺好的呀。”

“不行,换!”

夏萧拉着她的手腕就往房间里走,但上善小脸一倔,夏萧根本拉不动。

“我都把舒霜的衣服给你了,你还穿这个?”

“她的衣服不好看,不穿!”

“不行!换!”

夏萧低下身子,使出了蛮劲,可拉不动上善。

“就不换!我想怎么穿就怎么穿。”

“你以为我想管你啊?”

要不是上善有着舒霜的容颜和身体,夏萧才不会管,不穿更好。但让别人看到,他心里不好受,必须换!

夏萧身子一低,上善身子也低,两个人像拔河一样僵持不下。晓冉在一边看着,不禁发笑,既然争成了这个样子,真是少见。

“我又没让你管。”

上善说着,将夏萧拉了过来,他力气没上善大,又尝试几次,最终只有罢休。

走在街上,夏萧总觉得这身衣服太过暴露,不过好看是好看。路上有前辈,夏萧想借着他们的目光教训一下上善,可他们眼里既然没有半点异样,是自己思想太老了?

“你这身衣服,也就在学院穿穿,这里主扬个性,要是在别地,还以为你是从青楼出来的。”

“看的次数最多,话还多!”

夏萧高抬起眉,既然被发现了,但他也不是为了占便宜。前方,胡不归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