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傅看着壁画,越发的感觉熟悉了,只见这个佛家大能的身影与他脑海中某个人的形象重叠到了一起,随着这个身影的脸越来越清晰,施傅也露出了笑容。

这位大能不是别人,正是地藏王菩萨,但以地藏王的神通是不可能压制不了穷奇的,所以综上所述,这只穷奇被封印在这里肯定是有目的的,而这个目的是什么呢,这就需要施傅来猜测了。

随后,施傅开始在石盘周围搜索了起来,在转到石盘另一侧之后,施傅发现了一座石碑,虽然之漏出了一角,但施傅还是看到了上面的文字。施傅有些好奇的蹲了下来,不断的用双手往下挖着。

不一会的功夫,整座石碑就露出了真容,只见石碑上的文字全都是梵文,虽然施傅也算是博学多才了,但梵文他还真是没什么研究。

巴颂·乍仑蓬从施傅的身后走了过来,一看到碑文就愣住了,他颤抖着伸出了双手抚摸着石碑,然后由衷的发出了赞叹:“这是我佛的手笔,这就是我佛对我们这些修行者的告诫与支持。”

施傅问道:“大师,麻烦您帮忙翻译一下这上面的文字吧。”

巴颂·乍仑蓬点点头开始给施傅翻译碑文:吾曾立下宏远,地狱未空誓不成佛,后于普度众生之时偶遇恶兽行凶,吾本愿斩杀此兽还世道安宁,但却在得知事因后将恶兽穷奇困于此地,穷奇虽为凶兽但却也无妄杀之行,只因一时邪念而堕入魔道,愿后来智者可为其解惑。我佛曾曰一言所语即可成佛也易入魔,凡与穷奇交流者切勿心存邪念,否将永入魔道,超度其之法就在此地,愿后来智者可秉承大无畏之精神,诱穷奇入正道,愿以此功德普及于一切,我等与众生皆共成佛道。

至此,碑文结束,施傅摸着下巴看着碑文心说“这地藏王也真有意思,有什么话从来都不说明白了,非得让人猜不可。”想到此处,他对巴颂·乍仑蓬说道:“按碑文所说,超度凶兽之法应该就在这附近,咱们找找看吧。”

巴颂·乍仑蓬闻言点了点头,众人开始寻找了起来,但找寻了半天都没有任何线索,巴颂·乍仑蓬开始急躁了起来,又过了一会,依然没有踪迹,他绝望了,大喊着:“难道真的是天要亡我泰市嘛。”

施傅听到巴颂·乍仑蓬的大喊突然有了一些想法,他没有再去寻找,而是随便找了个地方盘膝坐了下来,切赫·亚松看到施傅坐下,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了一种气愤的感觉,他紧走了几步来到了施傅身边说道:“施长官,您这就不找了吗?这就放弃了嘛?难道您就是如此对我们负责的嘛!”

施傅也不搭理他,而是闭上了双眼,在他的双目之中一股青光浮现,他看到了洞穴中充斥着一股幽蓝色的薄雾,这些薄雾就是恶意,在施傅闭上双眼之后就能清晰的察觉到恶意,按照施傅的判断,这座洞窟里应该充满了世间的七情六欲,所有进来的人都会受到各种情绪的控制,然后就会变得急躁起来。

想通了其中的关节之后,施傅不断的调解着自己的心情,使自己保持着平常心,然后他睁开了双眼,只见石盘中心的位置上多了一个蒲团。

施傅露出了笑容,他起身朝着石盘走了过去,切赫·亚松和巴颂·乍仑蓬看着施傅悠哉的样子眼瞅着就要爆发了,然而,施傅并没有给他们爆发的机会,他随手拿出了朱砂,往天上一撒,落地之后便形成了几个清心阵,包围住了其余的众人。

巴颂·乍仑蓬和切赫·亚松瞬间感觉到了一股清净之感,内心之中躁动的感觉一下就缓解了不少,接着,在他们的视野当中,石盘的中心处也出现了蒲团,这时他们才意识到自己是被情感控制住了。

布完阵后,施傅踏上了石盘,走到了蒲团的边上,下面的巴颂·乍仑蓬喊道:“施长官,你打算这么做?”

施傅耸耸肩道:“既来之则安之,蒲团都有了,肯定是让我坐下去咯,这没什么好说的。”

巴颂·乍仑蓬闻言说道:“要不然让我去吧,毕竟我是专修佛法的。”

施傅摆摆手道:“你虽然佛法修为高深,但心念还是不坚定,否则也不会被情感所束缚的,所以还是我自己来吧,你们给我护法即可。”

随后施傅坐到了蒲团上,仅仅一瞬间,他就消失了,原来蒲团就是一个传送阵法,施傅直接被传送到了封印之中,当施傅再睁眼的时候,面前是一座巨大的牢门,里面关着一只如虎猛兽,正是被封印了的穷奇。

施傅稳了稳心神,往前走了一步就听巨门之中传来了穷奇声音:“几千年了,终于有人来到这里了,地藏王,你我的约定就要结束了。”

施傅笑道:“你们约定的是什么啊?”

穷奇狂笑道:“我当是什么人能进来呢,原来只是个毛头小子,地藏王啊地藏王,你终于还是算错一步啊。”

施傅看着状若癫狂的穷奇,心想“这家伙不会是自闭太久疯了吧。”刚想完,穷奇就冷哼着说道:“你才疯了呢,我这是高兴,我终于可以打破这破封印出去了。”

施傅皱了皱眉,心中再次想到:“你这家伙能知道我想什么?”穷奇的牛眼盯着施傅说道:“当然,我穷奇天生就懂人心,所以我吃的都是穷凶极恶之徒。”

施傅笑了,心中想到“看你那傻样,长得跟个猫似的。”穷奇瞬间暴怒,它猛地冲向了巨门,撞击声此起彼伏却未停止。

施傅点了点手说道:“行了,别折腾了,我就是试试而已,既然你懂人心那就好聊了,咱俩唠唠嗑呗。”

穷奇看着眼前的毛头小子,一时之间有些愣了,心想“这小子的气量不像是孩子,反倒更像是个成人啊。”于是乎,它也不再冲击巨门了,而是安然的坐了下来说道:“你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吗?”

施傅点点头道:“我知道啊,不就是上古凶兽嘛,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你也出不来,不是吗!”

穷奇大笑道:“你错了,我随时都能出的去,你被地藏王骗了。”说着,大门敞开了,穷奇一步一步的走了出来,它站到了施傅的面前说道:“现在你怕了没有!”

只见施傅笑了一下,一挥手,画面变了,穷奇依然在巨门之后,并没有任何变化,施傅笑道:“你这手段骗骗孩子还行,想骗我还嫩了点,谁不知道穷奇的本事就是操控情感啊,你想利用我的恐惧,让我害怕,然后再吞噬我跑出去,就这点小心思,我早就看穿了。”

穷奇这次是真的不敢大意了,眼前这孩子的胆量与气势彻底超出了他的预计,原本以为是个青铜局,没想到竟然来了个王者,这让它的内心有些绝望了。

施傅看着他说道:“说吧,你跟地藏王打了个什么赌啊?我猜应该和咱俩现在的现状有关,是不是你要能吃了我就能脱困啊?”

穷奇盯着施傅一言不发,施傅笑了笑道:“看来我猜对了,不过按照地藏王在石碑上所写的,我应该也可以超度了你,对吗?”

穷奇依旧是一动不动的看着施傅,而施傅也是不再说话了,两个人重新沉默了起来,过了不知道多久,施傅有些无聊了,但他没有动,而是直接坐到了地上,从身后的包里拿出了一本书看了起来。

如此这般行云流水的操作彻底看呆了穷奇,它再也忍不住了,沉声问道:“你难道没有什么打算吗?你不想出去了嘛?”

施傅头都没抬起来,依旧不断的翻看着手里的书本,穷奇看着眼前的孩子,心中满是疑惑,它彻底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了,甚至它都无法判断对方下一步会干什么!

又过了许久,也许是一小时,也许是一天,反正在这封印之中根本就没有时间的概念,穷奇有些急了,眼看出去的机会就在眼前了,可对方根本一点都不着急,好像就要跟自己耗下去了似的。

施傅此时正好把书翻到了最后一页,穷奇心中不禁欣喜,这本书马上就要看完了,它的机会又来了,只要能够诱惑这孩子把门打开,他就可以脱困了。

但谁曾想,施傅在看看完这本书之后,又从包里拿出了另外一本,而且不仅如此,他还从包里拿出了一个苹果,一边啃一边看书,穷奇快要气疯了,眼前这小子是什么情况,他就一点都不急嘛!

一人一兽耗了很久很久,谁也没有主动说话,施傅这边一共拿出了三本书,在第三本书的最后一页看完之后,穷奇以为机会来了,可谁知,施傅又把第一本重新拿了起来,还贱了吧唧的说了一句:“不行,我还得重看一边,书里有些地方我又给忘了。”

穷奇鼻子都差点给气歪了,但它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看着施傅重新翻看起第一本书来,他们俩之前的气氛越来越尴尬……。